筆業新聞 | 筆業產品 | 筆業企業 | 筆業會展 | 筆業品牌 | 筆業商機 | 筆業招聘 | 企業門戶
您好,歡迎來到筆業網! 請登錄免費注冊
上海英雄集團
生意社
家教O2O幸存者的新活法 在線和上門服務結合是趨勢
http://www.rlusoe.live 2018-03-08 09:16:20 新浪綜合

  在線教育商業模式的探索給創業者們留下深刻的經驗和教訓,2014-2015年家教O2O的投資熱潮,催生了一大批企業。然而,這些企業絕大部分沒有探索出可行的商業模式。大量給老師補貼而資金難以回收,家教O2O平臺紛紛轉型。在業界對家教O2O不再看好之際,輕輕家教繼續做上門家教業務,并宣布家課堂教學模式。輕輕家教這個家教O2O的幸存者,能否把這種模式進行到底,輕輕家教擴張的背后有什么隱憂,業界專家對此進行了解析。

  家教O2O死而不死

  2014-2015年可以說是家教O2O品牌的井噴期,有業內人士統計,大概有100多家家教O2O企業應運而生。家教O2O三大品牌跟誰學、請他教、輕輕家教都創辦于2014年。原新東方執行總裁陳向東創辦了家教O2O平臺“跟誰學”,草根創業者陳遠河創辦了“請他教”,昂立教育創始人劉常科和精銳教育創始人胡國志聯合創辦了“輕輕家教”。隨后瘋狂老師等家教O2O品牌出現。“你上課我補貼”是這些家教O2O獲取流量的主要方式,然而,靠補貼很難積累大量忠誠的用戶。

  2016年,家教O2O頹勢明顯,大部分家教O2O企業尋求轉型,有的甚至直接“陣亡”。2016年3月,跟誰學發布天校系統,為培訓機構服務。2016年6月,有媒體曝出請他教放棄家教O2O業務,轉型做線下兒童托管服務。瘋狂老師,這家對外宣稱2015年8月老師平均收入為27936元的家教O2O品牌,在2017年轉型線下。

  對于家教O2O商業模式難走通的事實,新東方教育科技董事長俞敏洪做過解析,他表示,家教O2O中老師上門服務,家長不用送孩子到教室,這種模式解決了家長的時間痛點,但是又創造了幾個新的痛點,比如說,家長如何從幾十萬教師中選擇水平最高的、老師到家里和孩子相處的安全問題、路上教師的交通成本和時間成本問題等。

  業內資深人士對于家教O2O的這種商業模式持有和俞敏洪相似的觀點。在業界看來,家教O2O模式被判了死刑。然而,日前劉常科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2017年12月,輕輕家教的月營收為1億元,其中上門家教一對一達到8000萬元營收,在線輔導營收達到2000萬元。

  據了解,輕輕家教成立于2014年,曾連續獲得紅杉資本、IDG資本、摯信資本等知名機構以及國內教育培訓業巨頭好未來的投資。三年來輕輕家教“家課堂”已經累計為全國15萬家庭的孩子提供在家授課服務超過500萬小時。

  教學服務數據能挽救O2O?

  家教O2O模式中,對于路途遠的時間成本和交通成本高的問題輕輕家教如何解決?北京商報記者以家長身份在輕輕家教注冊,向客服談起家在北京海淀區五環外,孩子有上門家教的需求。盡管這位客服再三建議在線學習,原因是路途遠,愿意上門的教師少,然而,這位客服經過一天多的尋覓,還是找到了一位愿意上門試講的教師。

  談到距離是阻礙家教O2O盈利模式的問題,劉常科坦言,路途遠的家長送孩子去培訓機構上課,家長的時間成本更高,在一線城市甚至可以達到7個多小時。對于路途遠的學生,平臺可以把距離市區遠、彼此距離比較近的學生請一位老師在一天之內完成幾次授課,同樣可以節約時間。“羊毛出在羊身上”,家長可以提高價格來彌補教師的時間和交通成本。

  盡管劉常科談到距離遠近對于上門家教的影響不大,但是2015年輕輕家教在獲得1億美元融資之后,對外宣稱的規劃中提到“拓展線下場地資源,主要以社區為中心,最大限度幫助老師快速接單”。真格教育基金創始合伙人葛文偉認為,輕輕家教也意識到了距離是家教O2O發展的掣肘。

  家教O2O平臺之所以不被業界看好,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平臺上的教師和平臺之間關系微妙,一旦教師成為網紅,就會不依靠平臺,靠自己的人氣來授課賺錢。

  在劉常科看來,深度運營可以加深平臺和教師之間的依賴關系。在教育企業剛開始做家教O2O的時候,平臺提供的服務是信息匹配,供家長短時間內選擇教師,節省選擇的時間。后來隨著平臺的發展,家長在平臺上完成支付功能。在這個階段,由于平臺和教師之間缺乏更強的黏性,很多家教O2O沒有再探索下去就開始轉型。輕輕家教把教學服務數據化,沉淀下來的數據是有商業價值的。劉常科舉例稱,一位教師為學生做教學服務,從第一節課開始,課前課中課后的評價在App中都有記錄。這些數據積累下來形成評價體系,對教師就有了基本的畫像,平臺的教學顧問就能掌握這位教師適合教什么樣的學生了。

  據了解,輕輕家教2015年宣稱要整合線下培訓機構,加入輕輕家教舉辦的明星教師學院。輕輕家教如何避免平臺把教師培養成名師之后,教師多大程度還依賴平臺,還是未知數。

  對于家教需求的低頻次,有的家長找到合適的家教后,不經過平臺私下產生交易的問題,劉常科表示,在輕輕家教平臺上,一個教師試課率越高,平臺給他的機會就越多。試課率低,平臺推薦的機會就越少,而且平臺會提高與該教師的分成。目前輕輕家教和教師的分成比例是25%,上門家教中,一線城市占比較高,并且小學生占到50%。“這說明一線城市‘80后’和‘90后’家長更看重自己的時間。”為了證明上門家教有較強的市場需求,劉常科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輕輕家教一個月上門服務的教學時間是30萬小時。

  葛文偉表示,劉常科作為創業老將,和一些“80后”的創業者比,更加理性,輕輕家教是第一個停掉補貼的家教O2O,這使得企業保存了經濟實力,之后輕輕家教發力線上,做在線直播。由于上門家教的客單價高,輕輕家教的營收規模還比較明顯,但長期來看,輕輕家教轉型線上也是大勢所趨。

  在線和上門服務結合是趨勢

  北京商報記者觀察到,輕輕家教有教師上門、學生上門、在線輔導等幾種形式。即便是學生上門,也是在教師的個人工作室或者在咖啡廳授課。按照劉常科的商業邏輯,這樣節省了大量的房租成本。而學大教育做線下一對一規模不經濟,和房租成本高、周一到周五閑置的商業模式有直接關聯。

  目前輕輕家教發布家課堂的教學模式,是在探索線上和上門服務相結合的商業模式。根據學生的需求,一個月之內,或者上門教學3次、在線1次,或者上門1次、在線授課3次,根據學生需求而定。

  目前輕輕家教的在線課程中,在線一對一占50%,一對六的小班課占到50%。“將來在線是主要營收模式。”劉常科表示,目前輕輕家教處于跑馬圈地階段,還未實現盈利。

  對于輕輕家教的商業模式,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業內資深人士表示,上門家教的需求是有的,輕輕家教模式,是探索如何把供給側老師的效率最大化,他認為,在社區內的上門家教O2O盈利前景較好,將來上門家教演化成線下家教和線上家教一體化的綜合平臺是大勢所趨。

  移動互聯網教育產業基金創始合伙人尉遲道坤認為,實踐將證明一對一模式不經濟、一對一上門的商業模式有待觀察。教育機構生存依賴兩個因素:一是比師資;二是比效率。好的師資通常不會選擇一對一或上門服務。另外對于家教這樣一個消費頻次和重復度很高的產業,一旦形成名師,飛單將是無法回避的問題。從效率角度講,互聯網教育的根本途徑是標準化,把一個名師完成的動作拆解成很多個普通師資完成的標準件或流水線工作,并且達到幾乎相同的教學效果,這也許是輕輕家教應該走的方向。

文章關鍵字:
投稿箱:
        如果您有原創企業新聞、技術文檔、選購指南、行業圖書、管理理念或進行資訊發布相關合作,歡迎聯系本網編輯,投稿QQ:2044024824,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投稿電話:024-83959307 。

客服
熱線

024-83959307
網站服務熱線

生意
名片

微營銷
擁有自己的手機名片

河北女王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