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業新聞 | 筆業產品 | 筆業企業 | 筆業會展 | 筆業品牌 | 筆業商機 | 筆業招聘 | 企業門戶
您好,歡迎來到筆業網! 請登錄免費注冊
上海英雄集團
生意社
中國家庭︱中國父母在子女課外輔導上花了多少錢
http://www.rlusoe.live 2019-09-04 14:33:11 澎湃新聞

課外輔導是一種較為常見的課外學習活動,也是一種組織化的校外活動形式。特別是在中國的基礎教育階段,學校系統往往傾向于為學生提供均質化的學習資源,以保障教育公平。

 

本文對課外輔導的討論,涵蓋了兩大類課外學習活動:學業類輔導(影子教育)和才藝類輔導。我們將基于中國家庭追蹤調查(China Family Panel Studies,CFPS)數據依次探討三個方面:課外輔導的參與率、課外輔導的經濟支出和課外輔導的具體內容。在每一個方面,我們都先使用CFPS 2014數據來呈現相應的地域和階層差異,再通過CFPS不同年份數據的對比分析來呈現相應指標的時期變動情況。

 

課外輔導的參與率

 

輔導參與率最高的地區是上海,接近50%,而最低的地區是廣東,不到10%。

 

輔導參與率從3歲到11歲不斷升高,此后幾年基本持平,自15歲起有所下降。

 

本文使用CFPS 2014數據來呈現3-18歲人群在“過去一年”輔導參與率的地域和階層差異,并使用CFPS 2010和CFPS 2014各自的3-18歲樣本,考察輔導參與率從2010年到2014年的時期變動。

 

從全國范圍來看,“過去一年”課外輔導參加者的比例為20.5%。換句話說,大約每5個3-18歲的人中,就有1個人在最近一年內購買了某種(包括學業類和才藝類)課外輔導服務。

 

分地區來看,課外輔導參與率在5個獨立抽樣省份(上海、廣東、甘肅、遼寧、河南)之間差異明顯:輔導參與率最高的地區是上海,接近50%,而最低的地區是廣東,不到10%。可以看出,課外輔導參與率的高低與各地區經濟發展程度的高低之間存在一定關聯性,但不完全是“水漲船高”的簡單對應關系。

 

廣東省就是很突出的一個例外:盡管它的經濟發展水平在全國范圍都處于領先地位,但此處顯示的輔導參與率卻遠遠低于經濟水平相當的上海、低于遼寧和河南、甚至略低于經濟發展遠遠落后的甘肅。這可能與廣東當地的教育文化或課外輔導環境有關。

 

另一種可能是該年份廣東樣本的代表性較差。不過,基于CFPS 2010年和2012年兩期數據的補充分析否定了這種猜測。使用同樣的計算口徑,對比上海、遼寧、河南、甘肅和廣東五地的課外輔導參與率,廣東省的輔導參與率都一直都是相對較低的:在2010年排第4位,在2012年則排第5位。此外,CFPS 2014還詢問了“過去非假期一個月”的課外輔導參與情況。采用這種問法,課外輔導參與率在甘肅(6.4%)和廣東(5.4%)仍然遠低于上海(30.2%)、遼寧(24.5%)、河南(11.0%)和全國平均水平(11.4%)。

 

近些年,兩性在許多教育指標上呈現出趨同趨勢。因此,上圖顯示的兩性間均等化的課外輔導參與率同以往相關研究的發現是一致的。

 

 

 

 

 

首先,從全國樣本來看,課外輔導參與率隨年齡增長的變動模式呈現出了“倒U型”結構:輔導參與率從3歲到11歲不斷升高,此后幾年基本持平,自15歲起有所下降。

 

可以看出,這一模式大致對應了不同的教育階段,即課外輔導參與度在學前和小學階段不斷升高,在初中階段基本穩定,然后自高中開始逐步降低。

 

其次,上圖的城鄉對比分析揭示了城鎮地區在以下兩個方面領先于農村地區:一是城鎮地區的輔導參與率在各個年齡段都領先于農村地區;二是城鎮地區在課外輔導參與的“起步”和“加速度”上領先于農村地區,因為城鎮地區輔導參與率隨年齡變動的上升曲線部分坡度更陡、波峰出現的也更早。這既可能源于城市地區課外輔導資源更高的可及性,也可能和城市家庭對課外輔導的認知態度和支付能力有關。

 

 

 

 

 

上圖按照家庭人均收入將所有3-18歲人群四等分后發現,家庭人均收入處于最低50%的人群在輔導參與上幾乎沒有差別,家庭人均收入處于最高25%的人群參與輔導的比例則在整體上明顯高出其他較低階層。

 

課外輔導的經濟支出

 

上海家庭在課外輔導上的經濟支出是全國均值的近兩倍,廣東不及遼寧。

 

收入水平位于最高25%的家庭,在子女3-5歲時的投入顯著高于其他收入段家庭。

 

農村家庭的課外輔導支出增幅高于城鎮家庭。

 

 

 

針對參與了課外輔導的人群,上表報告了全國及CFPS 5個獨立抽樣省份在“過去一年”的輔導支出水平。

 

從全國范圍來看,課外輔導支出的平均值是2268元,中位值是1200元,平均值明顯低于中位值,這說明中國家庭課外輔導的經濟支出分布偏向較低水平。從5個獨立抽樣省份的數字對比來看,上海和遼寧兩地的輔導支出水平明顯較高,而河南和甘肅兩地的支出水平明顯較低。

 

值得注意的是,無論從均值還是中位值來看,廣東省的輔導支出水平都大致只與全國的一般水平相當,這顯然與廣東省在全國領先的經濟地位是不符的。相似地,甘肅地區樣本的輔導支出也高于河南地區。結合上文所發現的廣東省較低的輔導參與率,我們現在比較確定,單純的“經濟決定論”無法有效解釋不同省份課外輔導的參與度和經濟支出。

 

 

 

由于樣本量的限制,這里結合年齡段與教育階段的大致對應關系,將樣本分成了3-5歲、6-11歲、12-14歲和15-18歲四個年齡組。

 

在每一個年齡組中,再進一步對比農村和城鎮的輔導支出水平。

 

首先,從全國范圍來看,輔導支出水平從低齡組到高齡組不斷上升,但在12-14歲和15-18歲兩個年齡組中,輔導支出的中位數沒有差別。

 

其次,對于各個年齡段的輔導參與者,城鎮地區的輔導支出都明顯高于農村地區:一方面,城鎮家庭可能為子女購買了更高價格、因而也更高質量的課外輔導服務;另一方面,城鎮家庭對子女課外輔導的支持力度可能也可能高于農村家庭。

 

 

 

最值得關注的是家庭收入水平處于最高25%的階層:在各個年齡段,該階層的輔導支出水平都大大高出其他幾個階層,這一優勢在低年齡組,特別是在3-5歲的學前兒童組,表現最為明顯。

 

 

 

表格顯示,從2010年到2014年,全國課外輔導的名義支出中位數從500元增長到1200元,翻了一番還要多。這種增長趨勢在男性和女性兒童中是相當的。

 

值得關注的是,盡管輔導支出的增長是普遍趨勢,但農村相較于城鎮、低收入階層相較于高收入階層,輔導支出的同期增幅更為明顯。特別是家庭收入處于最低25%和中下25%的群體,輔導支出中位值翻了兩番,而更高收入階層的輔導支出同期只翻了一番。

 

對于這一現象,我們在此提出兩種可能的解釋:一是高階層家庭擁有更多的資源和手段來安排孩子的課外時光,因而對課外輔導這種學習模式的依賴程度低于其他較低階層;二是低階層家庭對孩子的教育期望并不比更高階層的家庭低,隨著社會上課外輔導服務的可及性不斷提高,低階層家庭對孩子的教育期望可以通過課外輔導這條渠道更大程度地折射出來。

 

課外輔導的具體內容

 

男孩單純參加學業類輔導的比例明顯高于女孩,而女孩單純參加才藝類輔導的比例明顯高于男孩。

 

富裕地區或富裕階層的家庭對于孩子早期發展階段的課外輔導,更為側重才藝類輔導。

 

當前中國家庭中參加了課外輔導的孩子,有多大比例在單純參加學業類輔導?有多大比例在單純參加才藝類輔導?又有多大比例的孩子在“雙管齊下”,同時參加學業和才藝兩類輔導?

 

針對被訪家庭中每個正在上學的子女,CFPS在歷次調查中都詢問了“最近非假期的1個月”,孩子是否參加了課外輔導,并進一步通過多選題的形式收集了該段時期內的輔導參與者正在參加的輔導項目,具體包括:

 

(1)學校課程(如語文、數學、英語、物理、化學、生物、地理等科目);

 

(2)競賽輔導(如奧賽、華賽杯、希望杯等);

 

(3)才藝培養(如琴、棋、書、畫、體育等);

 

(4)心智開發;

 

(5)親子活動;

 

(6)其他項目。

 

我們將選項中的前兩類歸納為學業輔導類,把其他類別歸為才藝輔導類,然后在此基礎劃分出三種輔導類型:“純學業類”、“純才藝類”和“兩者兼有”。

 

 

 

針對2014年“最近非假期1個月”參加了課外輔導的人群,表格展示了全國范圍、分性別、分城鄉、以及不同收入階層在各輔導類別上的分布。

 

首先,從全國范圍來看,67%的人在單純參加學業類輔導,25%的人在單純參加才藝類輔導,而8%的人在“最近非假期1個月”同時參加了學業和才藝兩類輔導項目。由此可見,學業類輔導是課外輔導的主要形式。

 

分性別來看,盡管前面兩節發現男孩和女孩在輔導參與率和輔導支出上都沒有明顯差別,但此處則顯示出兩性在具體輔導類別上的差異:男孩單純參加學業類輔導的比例明顯高于女孩(71.3% vs. 62.4%),而女孩單純參加才藝類輔導的比例明顯高于男孩(29.3% vs. 20.9%)。

 

此外,通過城鄉或收入階層的對比分析也顯示,來自較發達地區和較富裕家庭的課外輔導者,單純參加純學業類輔導的比例都較低,而單純參加才藝類輔導的比例都較高。

 

不同年齡段兒童對不同課外輔導內容的側重是否與階層有關?

 

事實上,已經有研究發現,高階層家庭比低階層家庭更注重為孩子早期階段的才藝或運動發展方面投資。沿著這一邏輯,我們猜測,在較低年齡段的輔導參與者中,不同階層選擇學業類或才藝類輔導項目的時期變動可能會表現出更為清晰的模式。

 

 

 

上表呈現了2012-2014年輔導參與者接受不同類別輔導的城鄉差異和收入階層差異。此時可以清晰地看到:2012-2014年,富裕地區或富裕階層的家庭對于孩子早期發展階段的課外輔導,表現出更為側重才藝類輔導、同時降低對學業類輔導重視程度的趨勢。

 

另一方面,低階層家庭的孩子盡管在輔導參與和輔導支出上的增幅都超出了較高階層,但不同于更高階層的是,他們對學業類輔導的依賴沒有太大變化。

 

【特別說明】

 

CFPS采用“過去一年”的提問方式來詢問課外輔導的經濟支出,而采用“過去非假期一個月”的提問方式來詢問課外輔導的具體內容。因此,文中對于課外輔導經濟支出和輔導具體內容的探討分別對應了兩種不同的統計口徑。

 

此外,基于上述兩種提問方式可以分別得到“過去一年”的輔導參與率和“過去非假期一個月”的輔導參與率,我們對比了兩種口徑下的全國平均參與率、分省的參與率和分性別的參與率,數據結果所呈現的模式是非常一致的。出于樣本量的考慮,文中只報告“過去一年”課外輔導的參與情況。

 

[作者張月云系山東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本文改寫自《中國民生發展報告》(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5月)第九章“課外輔導”]

文章關鍵字:
投稿箱:
        如果您有原創企業新聞、技術文檔、選購指南、行業圖書、管理理念或進行資訊發布相關合作,歡迎聯系本網編輯,投稿QQ:2044024824,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投稿電話:024-83959307 。

客服
熱線

024-83959307
網站服務熱線

生意
名片

微營銷
擁有自己的手機名片

河北女王qq群